美國平權法案半世紀發展簡史

美國平權法(Affirmative Action),最初起源在十九世紀中期,美國最高法院依據憲法保障人權 的原則及精神,開始採取保護美國黑人公民權利的行動. 進入20世紀60年代,隨着黑人運動,婦女解放運動,以及民權運動的興起,這一政策也進入方興未艾 的發展時期.

在1961年3月6日,美國甘迺迪總统,基於聯邦以及州政府在法律上所要求的平等機會,簽署10925號 總統行政令,規定各階層政府在承包工程顧用員工時.不得考慮申請人的種族,性別,膚色及信仰 等因素而有所歧視.為了貫澈這一項法規,聯邦政府隨即成立了"平等就業機會總統委員會"(President's Committee on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},監督平權法的落實孰行.1964年國會通過"民權法"(Civil Right Act),是在這方面法律發展,具有意義的一個里程碑. 同時也將上述的委員會,改名為"平等就業機 會委員會",也就是現在各種就業職場所熟悉的 EEOC.

1965年約翰遜總統進一步推動,主張各大學招生,政府招標等情况下,要照顧少數民族,女性等弱勢群體. 禁止在工作場所,餐館,或其它任何公共營業地方,對所有少數族群有任何歧視的行為.在當時這是一項 特定的種族優先法規.而美國國會在這一段時期,由於國家元首的積極推行並順應時代潮流,先後通過多 項有關民權的法規.由於這方面的推行影響,對消除種族,宗教,性別歧視都有改革性的效果.雖然在那些 年代是一個漸進過渡期,然而在跟進的70年代,民權法對大眾消除歧視的心態,卻激發出更極積的高潮.在80 年代開始,平權法不僅在消除歧視方面十分明顯,並且開始出現偏重少數族裔,婦女以及殘障人士的趨勢.使得 這一類的弱勢群體在入學,就業,承包政府工程合同等方面享有優勢權宜,因此也往往造成一些不公平待遇情景,

特別是在高等教育方面,由於平權法的推進,美國教育領域朝向這方的發展,卻陷入一種偏向性的差距, 例如在一些教育研究項目,非少數族裔就處於不夠資格申請的立場.這種對待少數族裔的優惠,顯然導至過猶不 及之弊.有些大學對少數族裔種族新生,入學時總體評分可以增加優惠分到20點.因此有美國主流的白人學生,將此種 情形訴之於法,控告學校當局歧視白人學生.最後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.由於不合理的個案屢屢曝光,近年來在美國 一些名牌大學,先後取消或者是修改有關牽連到"歧視"多數族裔學生的項目.

平權法針對弱勢群體的照顧,多年來逐漸出現矯枉過正的局面,形成了一種對白人和男生的"反向歧視"(reverse discrimination),也就等於出現了對白人的"歧視",尤其是在大學申請入學時的差距,考試分數較低的少數或弱 勢學生,比前者佔有高度的被錄取機會.因此引起甚多爭議以及法律上的糾紛.加州大學在90年中期首先停用平權法, 在1995年招生時,正式停止對少數族裔及女生加添優惠分數.

在進入二十世紀未期,這方面的局勢又有一個新的轉向.對於亞裔大學新生入學申請人,開始遭遇到顯明的歧視. 2009年普林斯頓大學出版一書就很清晰指出,所有亞州學生和亞裔美籍學生,在 SAT 數學和閱讀方面的成績, 要比白人高出140分,比拉丁裔高出270分,比非裔高出450分,才能爭取到被私立名校錄取的平等機會.而這種 差距在近年來仍然有擴大的現像.

實際資料再顯示,亞裔 SAT 要考1550分,白人1410分,而非裔只需要1100分(英文和數學滿分是1600),才有機會 被考慮錄取.到現在為止,超過五十年的歲月,黑人可以說是得天獨厚,也就是在平權法實施後最大的受惠族裔. 最近巳經有美國議員發出廢除平權法的呼聲,建意將扶助重點轉向到主流白人男生.

美國最高法院在本年初决定,將審理用"族裔"的理由來提高亞裔及白人入學門檻,是否有違反憲法的平等精神. 80-20全美亞裔教育基金協會,因為深刻感覺到這種按照種族劃分入學標準,不僅是族裔不平等,而且是人權不平等, 如果繼續縱容任其存在,將直接影響到在美國亞裔下一代,接受高等教育的公平權利.所以於日前展開簽名抗議活動, 希望能收集到5萬個簽名,作為証據資料呈交最高法院,以表明亞裔贊同以考生的綜合素質,而不是以族裔的膚色不同 而作為美國高等教育招生的標準.

我們身為華人,必須反對這一不公平法規,不分信仰,不分黨派或社團組織,團結一致,同心協力,積極參與簽名運動, 要求最高法院制止這種"逆向歧視"的做法.

請使用 www.ffapa.com 及 www.nj-ccc.com 新資訊欄進入簽名,共襄這一個意義深遠重大的盛舉.

附言:本文取材自多項可信度網路,提供讀者有關此類訊息參考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