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國華裔族群随俗融入主流

華人移民美國最早的歷史,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紀未期.經過一百餘年的歲月流轉,根據美國 移民研究所2012年最新報導,美國華人人數巳接近430萬,约佔美國總人口的比例百分之1.3. 我們華人是在其它少族群族中的一個群體,仍然承繼華夏文化的傳统,維持家庭生活的習俗. 然而定居在這近两個半世紀文明新興的美國,也是世界各種人類的大溶爐,華裔在今日的各種 行業中,與其他族裔相亙比較,不是在數量上佔優勢,而是在質量上的卓越表現.

縱然是在學業及事業均有成,家庭美滿幸福,我們仍然有着一種失落的感觸.那就是我們定居 生活在這異域他鄉的土地上,對自己到底是誰?如何確定自己的身份?這不是移民法的實體法律 問題,而是一種自我精神心態的思索.這種心理因素的滋生,主要是由於個人及團體,仍然生活 在一種封閉族群模式,這是在大多數文明進步社會中,少數族群的一種物以類聚顯明傾向,而華 裔族傳統的保守性,更容易造成這些精神及行為上的平衡差距.

如何突破這種心理障礙及封閉行為,入境隨俗,融入主流,這巳經算得上是一種老生常談的提示, 但是時到今日對絕大多數華人,入境随俗並不感到困難,但是對於所謂的融入主流一語,仍然是 迷惘困憾,也可以說得上是知易行難的傍惶心態.

事實上我們可以從基本客觀上着眼,認清主流並不是高不可攀的達官貴人,或是與眾不同的精 英高才.他們在人口數量也只佔有微小比例,所以稱不上是主流.而其它族裔在人數上也不能 成為主流.所以用上流社會或是人口比例作衡量,俩者都不能稱之為主流.

那麼主流是在何處?簡言之,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.主流就是大多數群眾,在生活環境四週接觸的 人群,都算得上是主流中的成員.

在美國一般的中產階級,就是在你公司行號的同事,社區住家左右的鄰居,這些佔大多數的人口, 是美國政治經濟推動成長的原動力,這就是一般人所謂的主流,文化習慣上的差別在此不是必需 要件.華裔有自己的文化習慣,我們應該自豪珍惜,留傳後代,要自我肯定身份也是主流的一群,在 這多元化美國民主的大溶爐,我們安居樂業,奉公守法,按期納稅,就是主流份子模式.

百尺竿頭,再進一步.我們要建立堅定信心,不要固步自封,閉關自守,了解鄉郡,城市,州際以及聯邦 政治動態,進而可以深思量力,參與政治行動,競舉各階層公職人員.對於各種投票權決不輕易放棄, 在主流中能表現我們的存在及身份.對社區集會或鄉郡公共聽証會,應該儘可能參加.在收到徵召去做 陪審員的通知後,也要酌情就能力所及準時去報到,盡一份公民的義務.參加居住社區友誼聚會, 與其它各類族裔溝通交流.這些都是對自我身份迷憾解脫的良方.

正是:步入主流决不是遙不可及的事,融入主流也不會失落華裔本質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