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言及其小說 “蛙” (中)

莫言及其小說  ()

 ,簡介

是莫言 醞釀十餘年, 筆耕四載 ,三易其稿 潛心創作的長篇小說, 是一部寫實主義作品,敘述山東省高密鄉一個農村婦產女醫生 姑姑從事婦產工作五十餘年的人生傳奇.  姑姑醫術高超,性格樂觀,敬業.   她珍視,敬畏生命, 一生接生嬰兒近萬名, 被譽為 , 送子娘娘.   1965年中國實施計劃生育 1979年實施  一胎政策,  姑姑在無奈,矛盾與愚忠下,堅持執行計劃生育政策, 被村人稱她為 殺人妖魔.  晚年她一直認為自己有罪大惡極,不可救贖,一生因此活在歉疚的痛苦中.  莫言客觀冷靜的書寫書中人物命運的殘酷,及靈魂深處極致痛苦的殘酷.

       這部小說反映了中國近60年來農村生育史,同時也敘述高密東北鄉, 由一個落後,貧瘠,樸實的鄉村蛻變為繁華,喧嘩,罪惡與貪婪的城鎮, 可視為中國社會60年變遷的縮影.  

        是一個劇作家叫蝌蚪敘述姑姑的一生 .  莫言說小說中的女醫生姑姑的原型就是 我的姑姑.  蝌蚪代表中知識份子卑微,尷尬 ,矛盾的心靈.  莫言坦言劇作家蝌蚪身上有自己的影子.

 

       小說的結構是由劇作家蝌蚪寫給日本作家杉谷義人的五封書信.  四封信是描述姑姑六十年的一生, 也敘述了蝌蚪及小說中主要人物陳鼻,陳眉,王肝,王胆,袁腮等的一生的故事, 第五封信是以一部九幕話劇組成.  除了在結構上創新, 莫言文字極為撲實,清晰.

書名含意

        從小說中姑姑 說的一段話解釋了 的象徵意義.  蛙類並沒有什麼可怕的, 人與蛙是同一祖先, 蝌蚪和人的精子形狀相當,. 你看沒看過三個月內的嬰兒標本? 拖着一條長長的尾巴, 與變態期的蛙類幾乎是一模一樣阿.   與同音,為什麼人類的始祖叫女媧? 同音, 這說明人類的始祖只是一只大母蛙, 這說明人類是由蛙進化而來.   在民間也是一種生殖崇拜的圖騰,是多子多育繁殖不息的象徵. 

 

小說內容摘要

 

        劇作家蝌蚪原名萬足, 在小說一起頭就述說他在小學時跟同學吃煤的故事.  這些同學:陳鼻及他的女兒陳眉,陳耳;王肝,王胆;袁腮,李手,王仁美, 肖上唇,肖下唇,也是小說中的主要角色. 後來有的命運悲涼, 有的做傷天害理的勾當.   高密古老的風俗,小孩的名字多 以身體部位和身體器官命名,也許是,賤名者長生, 起個賤名好養的心理使然.  

 

       姑姑原名萬心1937生于山東省高密,父親為名醫,姑姑繼承父志進了專區衛生學校.  16歲畢業後又學習了西方新法接生,在鎮上衛生所行醫.  17 歲接生的第一個孩子是陳鼻, 第二個孩子是 蝌蚪.  1953-1957年國家各地風調雨順, 婦女們爭先恐後的懷孕.   那是姑姑的黃金時代,她是活菩薩,送子娘娘.

 

        姑姑結識了空軍飛行員王小倜.  1960年底準備結婚時,王小倜駕機飛去台灣 .  姑姑因此切腕自殺,留下遺書: 我生是黨的人,死是黨的鬼,  被救活.  被黨處分了, 處分理由是以自殺的方式向黨示威.   在文革時期, 姑姑被揭發與叛徒的秘密,是國民特務,與走資派通奸, 多次被批判,鬪爭,受盡凌辱.

 

        第一個生育計劃掀起時.  政府提出口號: 一個不少,兩個正好,三個多了.   公社組織劇團深入各村演出, 批判重男輕女的思想.   姑姑實際上是公社計劃生育的領導者, 組織者,實施者. 姑姑挨家挨戶發送避孕藥,避孕套, 但不被鄉民接受.  于是,男子結紮,婦女放避孕环的方法便應運而生 .  那些抗拒結紮的,將被停止勞動權,扣口糧, 撤銷職務, 開除黨籍, 罰款.   村書記率領婦產女醫生民兵追抓抗拒結紮的人,強制執行結紮. 

 

       從小說裡三個案例,描寫三個無奈產婦的心理, 及實施一胎政策方法之野蠻與殘酷.

 

       民風兇悍的東風村村民張拳已經有三個女兒,想要一個兒子,老婆耿秀蓮又懷了孕.  公社黨書記下令,要動員一切手段把張拳妻弄到衛生院做人工流產手術.  姑姑率領民兵到張拳家, 張拳哭著說: 我張拳三代單傳,到我這一代難道非絕了不可?   張拳用木棍打在姑姑額頭上, 打得她頭破血流.  耿秀蓮趁機縱身跳入河中,泅水逃走, 被追到,弄到船上時,看到腿上流著血, 姑姑使用了最好的藥, 做了最大的努力, 耿秀蓮還是死了.   耿秀蓮臨死時對姑姑說: 妳不得好死.

 

       蝌蚪已經有了有一個女兒, 老婆王仁美想要兒子,找袁腮把环取出來,又懷了胎,藏躲在她爸媽家裡.   姑姑說: 我們公社三年沒有一個例超計劃生育,不能破例. 她尋死尋活.  姑姑說 我們的土政策規定:   喝毒藥不奪瓶, 想上吊給根繩 .  姑姑帶著民兵到王仁美爸媽家 :妳不出來我就要拆妳鄰居的房子.  拖拉机拔倒鄰居肖上唇家的一顆大樹.  幾個鄰居到王仁美爸媽家喊叫: 仁美妳出來吧. 妳不出來我們就要點火燒你房子了.  王仁美從地窖里爬出來, 被送到衛生院作人流.  作手術時王仁美流血不止, 姑姑抽了自己600cc的血給她輸上了, 送到縣醫院, 還是沒有救活她.   後來蝌蚪至為內疚說,我為了我奮斗這麼多年得來不易所謂的前程,為了單位的榮譽,斷送子王仁美,也斷送了她腹中孩子的生命.   蝌蚪後來與姑姑的助手小獅子結婚, 小獅子一直想生孩子,想的發狂, 但已過生育之年.  多年以後, 小獅子到當地的代孕中心由陳眉代孕給蝌蚪生了個男娃.

 

        蝌蚪的同學陳鼻王胆結婚後,做生意發了財,有一個女兒陳耳.  王胆又懷了孕. 姑姑帶着人來搜捕王胆.  陳鼻,陳耳從家裡的地洞里爬出來, 跪下說: 姑姑,看我是妳接生第一個孩子的份上,放我們一馬吧.  姑姑命令手下人下洞找人, 洞里傳上來說: 沒人.  姑姑一急暈倒了, 在醫院住了半個月.   一出醫院姑姑就急着去追捕王胆.   姑姑說: 她懷孕已有七個月了, 不出 鍋門, 就是一塊肉, 一出 鍋門,就是一個人, 是人就受國家法律的保護了.   一個大雨天,王胆的爸爸王腳把王胆藏在綁在木筏上的桃子簍裡,跟着其他筏子,運桃子到河對岸.  姑姑那艘計劃生育專用快艇即將追到王腳的木筏時, 不會游水的小獅子撲通一聲跳到河中, (事后小獅子說:她聞到了經血味道.)   姑姑大叫救人, 駕船的秦河失了水準,等把小獅子救起來,船開了,又熄了火, 那時王腳的木筏已划出三里以外.   姑姑臉上浮現一種悲涼的笑容,低聲說: 你們都別裝了.   姑姑的快艇追上了王腳的木筏時, 陳鼻摟著王胆, 哭著, 笑著, 喊叫著: 快生了啊.   姑姑跳到木筏上,筏上傳來嬰兒哭聲, 姑姑雙手托着一個早產的女孩, 但未能挽回王胆的生命.  這個女兒陳眉在姑姑和小獅子護理活下來了, 半年後還給她的父親陳鼻.  多年後陳耳,陳眉在外工作, 一場大火燒死了陳耳.  陳眉嚴重受傷,毀了面容.  為了償還父親陳鼻超額生育她的罰款, 陳眉在袁腮的牛蛙場作無性代孕.

 

        二十一世紀的高密東北鄉變了面貌, 落後的村鎮已與縣城連成一片,興建起很多歐式別墅及 娛樂場所是度假觀光的好去處.  袁腮開辦了一家牛蛙養殖場, 其實是拿着牛蛙做幌子,真正的生意是代孕公司, 幫人養娃娃.  計劃生育計劃政策已是名存實亡了,有錢的罰着生.

 

       1999年姑姑在她的退休晚宴上喝醉了, 回家走過一片洼地.  蛤蟆, 青蛙, 呱呱如哭的叫, 叫聲里有一種怨恨, 委屈, 彷彿是無數受傷的嬰兒的精靈在控訢.   無數的青蛙跳出來把她圍住, 爬到她身上.   姑奶感到它們的嘴巴在咬啄她,像饑餓的娃娃咬著母親的奶頭.   姑姑一邊叫,一邊跑,身後的千萬隻青蛙組成了一支浩浩蕩蕩的軍隊, 叫著, 試圖截攔她的去路.  姑姑的衣裙被撕去, 姑姑半裸的跑到一座小橋上遇見了泥塑大師郝大手, 姑姑也顧不到什麼羞恥了, 就 扑到郝大手懷里.  姑姑62歲時與郝大手 結婚.   透過姑姑講述她引流過的那些嬰兒形貌, 通過郝大手的手中, 這些娃娃 一一再現出來.    姑姑將不同的泥娃娃放在牆壁上的木格子里, 經常跪在木格前, 雙手合掌,口中念念有詞.   姑姑以這種方式來彌補她心中的歉疚.

 

        蝌蚪寫給杉谷義人的第五封信是以一部話劇組成.  透過人物對話方式,把姑姑對生命的敬畏, 蝌蚪說: 部分劇本的故事盡管沒在現實生活中發生,但在我的心裡發生了,因此我認為它是真實的.

 

       劇情是陳眉穿一身黑袍, 臉蒙黑紗搖搖晃晃的走向中美合資家寶婦嬰醫院,喊著:我的孩子,娘在找你, 還給我我的孩子 .  她揭發了牛娃公司及給小獅子代孕生下的孩子的事.  告到縣衙, 要求 包公 來審判這個案子.  高知縣聽了陳眉的訢告至為同情,但受了袁腮的賄賂,將陳眉代生的金娃兒判給蝌蚪與小獅子. 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