抱成一團說全華

  韓國人見了面, 不論來自北韓或南韓, 只要知道對方是來自於那半島, 立即抱成一團. 華人呢? 則是迎面碰上也故作不認識,這是從廣東來美七個月的李小姐說的, 我覺得她的觀察力不錯. [抱成一團] 這一詞我是第一次聽到, 但她一說出口,我立即明白了. 我們台灣來的則說 [團結].

  就像繁體字, 簡體字. 多年前我們公司開始開始有從大陸來的同事, 我擔心他看不懂繁體字,他以為我看不懂簡體字,說起來才知道都懂,尤其有上下文連起來, 就八九不離十了.我們老中見面不打招呼, 起自何時? 君自故鄉來, 卻無親切感. 我和誰有仇,或誰和我有仇呢?

  同自台灣來, 有藍綠之分. 我在台灣生長, 二二八發生在我出生之前,我有罪嗎? 回想起來,三十七年前我離開時,好像沒有那麼嚴重. 我九十高齡的母親, 在台灣住了六十多年, 她是主張台灣是一個獨立的政體, 她也以當台灣人為榮,但希望別把她當外人,她的兩個兒媳婦雖然都是土生的台灣人, 而她僅是晚來的台灣人, 大家都是台灣人, 僅是早來晚來而已.

  一位台商經常往來兩岸三地, 他說:等有一天兩岸三地的文化水平,差距縮小之後, 大陸不再用打壓政策, 又是先進經濟大國, 又是有內涵的民主文化大國,不必來統我, 自然會願意被統.

  同自大陸來, 又有親共和反共之分. 六十二年的教育, 多少都有影響.那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,我說毛殺人之多在中國歷史上數第一,我那在清大教物理的四舅, 當時跟我翻臉. 倒是在老家鎮江, 三年前第二次見到叔父一家,他們跟我誇建設的進步, 我說了一句: 不錯,硬體方面改進很多, 軟體方面則有待改進. 堂妹和堂妹夫立刻低下頭去, 我反而倒不好意思了.

  我們老中聰明絕頂, 不要說仿造名牌, 就連蛋, 海帶之類都可仿造, 塑化劑的添加毒物, 一切都是向錢看齊, 急功近利,只圖眼前, 毫無遠見,真是讓人痛心啊!

  亞城有個泛亞組織, 是韓國人在三十多年前開始創立的. 他們在爭取福利方面很有成就. 除了英文課,社會安全福利,還建了老人公寓. 我三年來一直在鼓吹全華投票以謀福利, 急起直追老韓, 有人說: [中國人沒法做成的]以前在芝加哥有人試過,沒有多久就因帳目不明而關門了.      真的嗎? 老中不如老韓嗎?

  一個小小無名的我, 自我量力沒這種本領來改變華人的習性, 即使有這一個長存於心的願望.      事實上在美國所有的華人, 不論政治背景或個人觀點的差別如何, 我們都有一個共同點, 那就是我們都是美籍華裔.不論我們看自己族群之間有多少的不同, 老美看我們可都是一樣的, 請想一想: 是不是?

  今年三月底我在遊嘉義的阿里山時, 碰到了一群群的大陸客, 熱鬧氣氛洋溢滿山, 女兒在前拉著我的手, 我不小心碰到一個大陸客,她立刻用身體碰回來,一副不願吃虧的架勢, 我說: [出來玩, 何必呢?], 一起去的朋友說: [把這群人往美國一放, 就通通不見了.的確,我們老中很多在這裏, 就像進入了桃花源, 自此消聲匿跡, 自己甘願為少數人種, 讓人指揮操縱?

  我個人對政治沒有興趣, 只希望藉著行使投票權, 讓主流社會不要忽視我們華人的存在, 福利也須要我們華人自己爭取, 不可等人賞賜!希望華人既能不分東南西北, 也能不分藍綠紅黃, 至盼在參與美國政治過程進行中, 利益一致的抱成一團!

中華總會全華投票組 李瀛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