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根究底要投票

Anna,John和我在六月廾日參加了Helen的AALAC(Asian American Legal Advocacy Center)晚餐會議,.當天會議的主題重點,是我們喬治亞州的新移民法案.參加的有越裔,印裔,菲裔,韓裔,華裔,苗族,白人和黑人及其它少數各裔族群.

入座不久John告訴我Helen對他說:你們華人都不參加任何活動,要到有事才來找我. 我聽完這句話,除了感到慚愧之外,實在無言以對.有些人在發言時,述說他們參加在州政府前抗議活動的情形,他們組織做了那些服務,相對之下我們做得不夠積極.

美華協會前會長,Alfred提出三年前第一次聽到只准用英文考駕照議案,因為準備抗議的時間不夠,參,眾兩院都通過,第二次有了經驗,聚集大眾去州政府作證並如何反對,第三次由於AALAC有了議案遊說者的朋友和其他人的協助,上述提案甚至沒有進入提出討論的程序,就被置之高閣,受到暫且不議的處理. 他開玩笑的說我們應去州政府讓立法者知道,我們能選他們也能選別人來取而代之.

那天晚餐的費用,是由AALAC理事之一,菲裔Ramos先生慷慨支付,有一次他從機場開賓士車出來時,在路上被警察欄住拘留了一段時間,被懷疑車子是偷來的.因為他具有亞裔的臉型,卻有西班牙的姓,被警察要他出示另外身分證,發現是位律師,才將他釋放. 有一位妻子是白人的苗族人士,妻子開車時他是乘客,警察毫無理由的欄住他們,只因為他被懷疑是白人運送非法移民. 最讓我聽了心有戚戚焉的是喬州韓商會會長Travis說的,如今我們是 All Guilty Until Proven Not,(人人有罪,直到証明無罪).

大概因為我提到我們中華總會在鼓吹全華投票運動,Ramos首先提到投票之重要,Travis也提到「我們在座的當然知到要去投票,但其他人呢?我們如何讓大家知道,而須要去投票呢?」Alfred,我的良師益友之一,更不用說了,他的結語就是「Be American,BeCounted」.(做美國人,要被算進去),有投票才有權宜和權力去反對或贊成新移民法或只准英語考駕照,不是嗎?

我們中華總會保持着一個非常公正客觀的立場,向大家介紹並能了解投票的重要性.

我個人的觀點想法是這樣的;不錯,有眾多的非法移民,利用美國的醫療制度和教育制度,引起大多數人的反感,其來有自,事出有因. 從另一個角度去看,如果沒有他們這種人的存在,我想我們的房價將會更高,我們的蔬菜水果也不会這樣便宜.所以我們無從两者兼顧,不是為這一方面,就是為那一方面,總要付出一些代價.

說起非法移,大家都想到老墨, 根據Helen有關非法移民的統計,,其實亞裔的人數更多,我個人的隱憂是警察的人力,時間,財力有限,花太多時間在抓非法移民,除了花費時間在(racial profiling)種族型像劃分之外,在防止犯罪案件的精力也會大大的減弱了.

我們如果自認為人數少,引起不了政治作用,而投不投票無所謂,我們就會被認為是化外之民,政客絕不會理睬我們,據統計猶太人的投票率是98%,如果我們也是98%,甚至100%即使人數少,看看政客們會不會再對我們視若無睹.

有人跟我說要從教育做起,我承認教育的重要,而且是極其重要,但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大事,中華總會這一兩年苦口婆心從基本公民的知識到以後陸續報紙專欄,希望喚起全體華人的領悟與覺知,以投票為手段,謀取我們自己的福利,為下一代做好準備,明年是大選年希望可以做到立杆見影之效.

餐會後有人來跟我握手說「I can see passion in You」,我其實沒講什麼話,不過很高興我的滿腔熱血被認同,生命的意義是什麼?有意義的生活應該是最好的詮釋了,這是李家同教授說的,如果您認同,請告訴您所有的朋友,喬州或外州的-全華投票,以謀福利. 謝謝! .

Betty